希望學園

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傳KPMM小組用心打造
  • 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人採訪記

台北是熱鬧的,人們用滿滿的活力迎接著小週末,上班族、學生、準備出遊的人還有倒扁的民眾在車站附近分散移動著,我買了一份報紙,等待著尚未出現的組員們,心情懸浮在半空中,猶豫擔心以及昨夜的種種,在腦海中形成一團混亂的景象,連水果報全彩的明星照也無法引起歡娛。「必定不是好走的路阿…」我這麼想著,一面後悔自己當初的想法偉大到令現今的我不敢恭維,一面卻又感覺到前方的未知是多麼充滿吸引,在內心這樣刺激的對立中,我的朋友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到來了。雖然,可愛的佩瑩有些遲到,但是這在我犯的錯誤中簡直是九牛一毛的問題。 是的,我們坐了很久的火車要到內灣。 但是,我一直以為的內灣並不是我們應該去的內灣。 沒錯,我們走錯路了。 話說台灣有三個內灣。 一在新竹是個遠近馳名的觀光勝地,名產是野薑花粽和菜粿,名副其實的客家村落,夏天可去賞螢火蟲所以遊客絡繹不絕。 另外兩個則在苗栗偏遠地帶。 當然這是在我回家之後才知道的事情。 說到這,你應該懂了,身為網路依賴者的我,看到全人中學附上的地圖上有個內灣,旁邊還有個內灣國小,就擅自決定那是新竹的內灣。但,事情總有迂迴曲折的一面,或許這與我簡單的頭腦做了個對照,但也只能說負責為探查路線這份工作的我實在是有夠蠢材,對沒有責怪我的其他人真的覺得很抱歉。尤其是拿著地圖問賣麵的老闆時,老闆一臉疑惑的說:「我住在這裡幾十年,從沒看過這些路名耶!」於是臉都綠掉的我們,又拉著一拖拉庫的行李浩浩蕩蕩的返回車站,而且回程的時候還遇到同一個車掌。(他大概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些什麼還真是猜不透吧!) 我竟然特地讓大家大老遠跑到新竹買粽子、吃午餐。 真的蠢到家了。 恩,請笑。 ANYWAY,在歷經了轉火車、搭客運、換小黃上山後,一路上和司機們聊天說笑,我們好不容易在遲到了約4小時之後到達了那間座落於森林的中學。(終於Orz) 一位學生馬上出來接待,帶我們到下塌的地方放行李,恩,那間要讓我們打地舖的教室比想像中的要好,寬闊的木製地板。接著逛了一圈校園,不是很大的環境一棟一棟木屋座落在各處,蜿蜒而難行的石頭小徑連接著它們,四周被竹林與自在生長的花草包圍著,彷彿世外桃源一般的遺世獨立。 逛完之後,我們馬上去參與他們的紀錄片課程,看了一部有關於原住民的紀錄片。 小小的教室莫約有十來個人,在影片完畢後三位老師和學生就開始進行討論,讓我們驚訝的是混齡上課的課堂裡,幾乎每位學生都相當踴躍發言,並且皆說得頭頭是道,甚至是如果有不同意老師的說法,可以進行直接反駁。而我們十分碰巧的碰上了事件,開始在於上課時有位學生認為其中一個老師具有引導答案的意圖,導致她相當的不滿,但並她並非憋在肚子裡,而是直接在課堂上針對老師提出她的想法,在那之中師生開始進行了一陣辯論,而下課後老師們也討論了一下有關於教師權威這回事。對於這樣的景象我們都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在這裡學生和老師是沒有階級的分別,不管在學術上、知識上是否有絕對的差異,總之這裡不流行地位差異,如果老師擺出那樣的姿態,是沒有人會害怕的閉上嘴巴的(甚至是反彈的更大),這和我們以往的經驗是相當的不同,可試想我們在當下是有多麼的無法闔上嘴巴。 在這樣的驚訝下我想到了自己在大學的學習過程,在看似開放的傳播科系的課程中,教授通常相當重視學生的發言,但我卻有因為老師對我的答案表現出明顯的好惡,而再也不想發表意見的經驗,所以在面對這樣的狀況時,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激起我一陣高興,潛在的某種因子似乎開始躍躍愈動。所以我跑去訪問了一下那位提出問題的同學,短短的談話問的雖然是些基本的問題,但是我心中有一種澎湃,一問一答間也感受到全人中學裡的同學具備的特質,他們要當的不是唸書的機器,而是一個有理念、有想法、有目標並且有實踐的全人。當然,這位同學也令人感動的是一個相當願意照顧別人的人,她知道我們要用寒酸的乾糧度過三天,馬上大方的表示可以提供一些食物,這樣的心意對於遠道而來的我們著實像是一道暖陽。 時間是緊湊的,晚餐時間我們在餐廳裡和九人小組裡的一些成員聊了一下。九人小組事實上就是學生中的決策小組,有點像是一般的學生會,但是在這裡地位和教師是不相上下的。訪談中我們發現這樣看似儉樸的環境中,其實隱藏著最複雜的狀況。學生、校方、老師彼此之間不同的立場導致的自我質疑、合宿所顯現出的暴力與人性黑暗面、面對外界現實社會的壓力、權力的轉移下放導致的違常、校內風氣與個人目標的確立,種種問題用著獨特的方式發展出一個濃縮型的社會,這是我在自由的衝擊之下,所感覺到的恐怖。是的,對我來講那是一種恐怖,生活在已然建立成一個規矩的社會中20多年,這種混亂是相當令人惶恐的,雖然他們在摸索中不斷嘗試建立最好的方式,但是在這樣小型的限制下,社會化不可避免的成為了一種極為快速且影響深刻的進行式。於是我問,什麼是你們的原則?負責接洽我們的同學停頓想了一下,然後只是淡淡的說:「原則是一直在變的。」也顯現出這個環境充滿了許多不確定和變動。 晚上學生們開設的吧台裡有美味的自製蛋糕和飲料,新進的同學在小小的平台上表演著魔術,一片和樂的氣氛中我遇見了她。還記得下午就曾和這個擁有中性的五官女生碰過面,那時她拿著木刀說是正在上著國術課,後來又在練團室裡看見她彈著貝斯,而她此時正坐在我身旁的欄杆上哼著吧台裡傳來的英文歌曲。該怎麼說呢,她是一個感覺很特別的女孩,自然不做作的樣子讓人感覺很舒服、很喜歡。她正是九人小組的其中一員,但說實話我在她身上並看不到一種屬於領導氣息的顯露,她是帶有一些內斂的散發著獨特的光芒,從她說話的表情、手擺動的動作,都讓人感受到自在又成熟的味道。我已經忘記我問了她什麼,只記得她只要一談到肢體舞蹈和音樂,整張臉就雀躍得不得了,那股熱情著實令人也跟著興奮起來,談著笑著,山上微涼的空氣與輕鬆的音樂,昏黃的燈光下學生們愉快的氛圍,那情景是多麼的美麗,到現在似乎還殘留在我皮膚上。 但也並全是愉快的事情,我們想和女生宿舍借浴室的時候得知,在這個學校裡也並非全都是歡迎我們到訪的人。有人認為我們的來訪會打擾他們的生活,而女宿這個女性權力中心似乎正是這波想法的起頭,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們進去借用浴室時,我總感覺戰戰兢兢,好像深入了敵軍營區。而聽說入門口的白板上就是當初一個言論的爭地,原本有點期待可以看到什麼勁爆的言語,但是我們只看見禁止攝影。我笑了出來,看來女孩子們還挺善解人意的,總之我們是被允許來了,那就好好相處吧! 不過真正的戰爭在半夜。在分享今日感想與討論明日計畫後已然半夜,昏昏欲睡的眼皮已經快要闔上,訪問果然是一件快速消耗體力的事情。熄燈之後大家各自找位置躺下,沒帶睡袋的我穿著一件防風外套睡在舖著墊子的地上,剛睡的時候還OK(如果屏除掉和蒼蠅一樣大小的蚊子的話),凌晨的時候卻被冷到醒過來。開啟日光燈我看見外頭一片黑漆漆的,配著身旁裹著睡袋同伴的磨牙聲和自己肚子餓的叫聲,突然覺得這樣的感覺實在有點淒慘。在縮著身體還是沒有辦法趕跑寒意後,我跑到沙發上去躺著,就這樣不停醒了又睡著好幾遍直到天光漸明。 10/21星期六早上預定和同學們有一場活動,只要有興趣和我們聊聊的人都可以過來,我們很高興的看見許多的同學的參與,準備的淡水名產魚酥也被吃的精光,是個愉快的上午。在眾多的孩子裡最記得的就是一個叫做小和的男生,在他瘋瘋癲癲的答案裡總是能發現驚喜,問到他為什麼會來這裡唸書的時候,他說:「我媽媽要我來找我自己是誰。」我非常喜歡這樣的說法,或許這樣的選擇並不是一條好走的路程,或許他不是自願的,但我來到這裡和他來到這裡的意義,或是一樣的也說不定。我一邊這麼想著,沒得到好好休息的疲累佔據身體,下午的行程被拋在腦後,靈魂逐漸和團體出現了分離。  放棄跟著課程探詢,我和攝影師懶懶的呆在鋼琴房裡,雖然有一點心虛,但又沒什麼力氣。此時兩個男孩子走進來,一個帶著陶笛吹著曲子,另一個打開琴蓋叮叮咚咚的搜尋著音符。被激起興趣的攝影師和他一起彈起了鋼琴,一旁男孩合著陶笛樂曲,那景象叫身處觀眾席的我感到一陣歡欣,也想起國中時原本想延續國小的學習進入樂隊,但卻被父親斥責,說那樣會讓我不能專心唸書,而就此放棄,那樣的懊悔如今仍在,但當時卻沒有勇氣捍衛自己的理想。陶笛男孩似乎也有一點同樣的情形,他說原本在外面有參加課程學陶笛,不過現在在這裡只能帶著小小本的譜自我學習,但是卻已經是比我埋首書堆、忘記樂理的情境好多了,至少他還能在這樣輕盈的下午,和朋友一起玩樂器,而不是寫一堆永遠寫不完的作業。  晚上是辯論課程,辯論的題目一開始聽到的時候真的嚇了一跳。「美是否為客觀存在」這似乎不是辯論比賽會出現的題目,但它真的出現了,而且雙方都辯論的非常漂亮,或引經據典、或邏輯誘導,讓我大大驚訝卻又滿足,也不難想像在這背後花了多大的功夫。這就是這裡給予學生的,它或許常常都給你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它不會告訴你標準答案,卻給你空間去找尋、去探索、去挖掘屬於你自己的觀點,你不會有那麼一條和別人完全相同的路,甚至那可能是充滿荊棘的,但那將會是你最獨特而且最值得的一段路程。  我雖然是這麼充滿熱忱的想著,卻也真的累了。就算待在這個環境對我來說是多麼的適應,我甚至在沒有路燈的山路上獨自一人跑著(這實在很瘋狂,但我做到了。),但衝擊、焦急、壓力還是不斷滾著雪球,就算在怎麼裝做不在意,那股情緒還是在累積,或許真的是太匆促了吧!我很認真的想著待在這裡一個月的可能性…可想而知當然馬上被理智駁回,現實太多需要考慮的原因,而且我們家不是中產階級支付不起學費…來這邊當老師要交什麼阿…如何打混摸魚嗎?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進入夢鄉。 10/22最後一天的早上訪問了天安老師,他說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或許是我們已經發現的,或許是他自己的觀點。這個的訪問是自在的,學生不時進進出出,不知名的蟲叫著,隔壁的教室裡只有兩三個學生在聽課。訪問完畢組長和錄音帶小姐很辛苦的又去聽了另一堂課,而我和攝影師就在教室外的木椅上回顧了一下拍攝的影帶,以免有所爭議,畢竟還是有人不喜歡被拍攝吧!這時和我們一起彈鋼琴的男孩湊了過來,裝做沒有好奇但看到了影帶還是笑了出來。一旁一群學生正在考慮要將黑黃相間的大蜘蛛放進誰的置物櫃裡,一隻黑狗跳躍著經過一旁的石子路,風吹過來錯落的樹葉飄下,山谷讓陽光照射成一幅美麗的景象。  在自由不受壓制的理念下,這裡的空氣總是特別新鮮。授課中可以看見學生與老師辯論,校園裡可以看見隨意躺在長椅上看書的孩子,教室隨時自由進出,課堂上隨時提出意見。學習是快樂的,對疑惑找尋答案,不管是對知識或是對自我,他們用無畏的勇氣去提出問題、面對問題,這樣的磨練看似跳脫常規,但實際上卻是相當艱辛。在一般的生活中,我們被保護的太好,從沒有機會去思考或探索自己,總是默默接受著別人的給予,逐漸喪失自我。然而在這裡藉著對規則的挑戰、和同儕之間的相處磨合,學習思考和獨立自主的能力,這不就是身為一個人最需要的東西嗎?他們用這樣的熱情進行著偉大的成長,我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變成一棵大樹,一個能夠用開放態度理解人生的、用熱情征服未來的、了解自己也體貼別人的全人。  這次的旅程果真帶來許多的不同的經驗,也激發了許多的討論,我常覺得說到口乾舌燥嘴皮疲乏都還是沒有個結果,但真的是很有趣,是在光看資料沒有辦法體會的。至於我們的回程與回家後的後續作業,那又是另一個充滿腰酸背痛的過程,也沒啥好說的。 筱茜 回應: 寫的不錯~~ 有許多橋段讓我大笑,不知道隔壁鄰居會不會以為我瘋了! 「雖然,可愛的佩瑩有些遲到,但是這在我犯的錯誤中簡直是九 牛一毛的問題。」 我從這一句開始笑,不過,也真謝謝你替我圓場... 一路笑到最後,其中有爆笑、搞笑,也有了解你這一趟心情的 莞爾一笑...^___^(佩瑩) 歡樂就好 大家不也沒有怪罪我嗎? 我們...應該是半斤八兩吧..= ="(筱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