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學園
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傳KPMM小組用心打造
  • 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人中學訪後小記-思穎

「森林小學」這個名詞印象中曾經在新聞中見過,但老實說在過去二十多年的歲月,我完全沒聽過「全人中學」這間學校,要不是專題主題是「台灣的另類教育」,否則我大概永遠都不會注意到這些體制外的學校吧! 「全人中學」位於苗栗山區,學校的官方網站所秀出的地圖上,標示出在到學校的路線上會經過一個叫「內灣」的地名,感覺上很平凡、很明顯,應該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因此我們便輕敵的忽略了網站上另一個重要的說明,「很多來過全人的朋友都反映,全人真的很難找。曾經有來校應徵者,跌跌撞撞來到圖書館前,沒停車就調頭離開;有學生來到大坪頂的葡萄園,拉著媽媽的方向盤說:『我們回去吧,我不可能來這念書……』。全人到底有多偏僻、有多難找…… 有人提議反其道而行,把所有指示牌撤掉,要來全人念書或應徵者,第一關就是要找到全人,不能來電洽詢……」。就很開心的決定好當天要搭的火車大概是哪幾班,甚至很慶幸的想著,火車的終點站是著名的景點,一定可以採訪的開心順利,也可以順道吃小吃,買些伴手禮。 由於太過興奮,我們完全忽略掉必須查清楚台灣到底有幾個「內灣」,就很HIGH地提著著行李(基本的採訪器具及一堆乾糧)衝到苗栗內灣火車站,在我吃完牛肉板條、拍好一堆紀念照、買到可愛的木製明信片及印有「對我生財」、「相信自己」等字的神奇豆子後,可怕的事情終於降臨在我們身上。一位親切又老實的麵店老闆點出了我們沒留意的重點—台灣有「三個」內灣!而我們很巧地到錯了內灣,其實現身在「新竹」的我們,當下應該在另一個時空「苗栗」。如果我們是卡通「小丸子」中的人物,臉上應該出現了三條很清楚的線。還好,樂觀、開朗的我們,一下子就想開了。只當作這是個「美麗的錯誤」以及一小段插曲。畢竟我吃的很開心、買的很愉快,我不好說些什麼,實在太站不住腳了。接下來的時間,就假裝我們用了「多啦A夢先生」的神奇竹蜻蜓,咻的一聲,我們到了「苗栗」山區的全人中學。 第一眼見到全人中學,只覺得好美,好「森林」,如果說是渡假山莊應該騙的了不少人。隨著一位全人中學學生的腳步,我們很快、很有效率地逛了一圈校園,在校園的當下,我開始擔心長期居住在城市中的自己有沒有辦法適應這個如此自然的校園,光是腳程就跟不上全人的學生,我有辦法像他們活的那麼順心、輕鬆嗎?接下來幾天,我慢慢驗證了自己不適合居住在大自然的事實。 曾經看過全人的相關介紹,上面提到全人的學生不會稱呼「老師」為「老師」,通常都是直呼名字,不管對方是年級長自己多少,不管對方是老師或是校長。這項慣例對我來說也頗不適應的,接受階級分明的體制內在教育多年後,逼我立刻忘記對方是老師、是校長,直接以名字稱呼,實在是很大的困難。也不是硬要區分老師與學生之間的角色,而是長期被教育應該尊重「老師」這個長輩的角色後,很難快速的轉換對於老師的態度,所以在全人的那幾天,看到學生直呼老師的名字,甚至很直接的要求、指正老師,感覺真的很詭異。或許,在全人叫「老師」為「老師」會增加彼此的距離,也會讓其他學生甚至是老師感覺到很突出,就不被理解,我還是很堅持地這樣做了。 一直都有和小學生與國中生來往的經驗,但和全人學生相處的感覺卻很不一樣。老實說,我很羨慕擁有「自由」以及受尊重的學習環境,又十分「敬佩」敢主動發言、邏輯清楚又有信心的他們,也不了解已經受到大學教育的自己為何無法做到一些他們視為「基本能力」的事情,也許是本身個性的關係,也或許是「另類教育」成功的教育了這些孩子。 其實,看著這些全人的學生,我還些想法,有些好奇他們來到全人的原因,接受體制內教育多年的我,過去對於「另類教育」並不了解,因此儘管對於所受教育有些不滿、不適應,在遇到困難時,也沒有想過除了「體制內教育」外原來還有別條路可走。所以,一直抱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想法,總覺得別人做得到,別人活的下去,我就應該活下去,應該對於未來充滿希望,因為「大家都是這樣的」!也許,來到全人的學生都有一段故事,促使他們必須來這裡繼續求學,有時候,會不自覺地懷疑我或是他們缺少了點適應力,他們逃到體制外求學,而我躲在體制內求學。但我仍佩服他們,對於適應全人中學這個已經「社會化」、這個無法躲在其他同學背後的學習環境。畢竟,我早已養成躲在眾人背後的習慣了。 第一次到全人中學的我,除了心理的衝擊外,還面臨到對於環境不適應的狀況,原本以為10月的淡水應該是全台屬一屬二冷,我想這應該是受到電視台氣象新聞所影響的,但沒想到全人的早晨及夜晚更冷,只帶著小被子的我冷到在的木製地板上鋪上水果報紙再跟古箏借布,又穿上兩雙免洗襪和小茜的防風外套,才能稍微保暖。還好,那幾天我都陪著一台鋼琴、兩台古箏睡的非常氣質,充滿「音樂氣息」。另外,在一旁虎視眈眈的「蚊子」,也讓我不得不在臉上塗滿佳琪的「面速利達姆」。所以連續幾晚,我都是在「又冷又涼」的情況入睡,還好採訪的壓力加上體力的消耗,讓我很快入眠,雖然我真的很想家,也因此又更加的佩服全人學生能夠不哭不鬧地長期住校。補充一點,在全人中學的某個晚上,我在到女宿洗澡的途中,見到一隻「一閃一閃放光明」的螢火蟲,當下我更不得全人的所有蚊子都在身體上裝一個小燈,這樣至少能讓我被咬的開心點。 我們將再一次起程至「全人中學」(12月16日到12月18日),預祝採訪順利、開心、圓滿!開開心心出門、平平安安回家!(^-^) 思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