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傳KPMM小組用心打造
  • 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山童歲月

【聯合報/王淑芬/內湖國小老師、童書作家】 2006.10.02 03:12 pm 書名:山童歲月 作者:凌拂 出版社:天下雜誌公司 「山」與「童」,太陽底下最美好的兩件事,兜在一起讓作家老師的教室,上起既有童稚巧笑又有山林深義的生命大課。 老師作家不少,因職業之便以教室做第一手報導似屬必然。散文作家凌拂的半甲子教師生涯,累積十五篇教學經驗的文學報告,其中有師生鬥智也交心的記錄,亦有冷眼熱血剖析教育現場的論述。 的確教師們最熱愛的下課活動便是分享彼此的「你們班那個笑死人的誰誰」與「氣死我了今天我們班的那個誰誰」;但凌拂老師將這些課餘茶話奉入文學與哲學大廳,讓孩子與她的點滴,交融為聞之莊嚴的一束馨香。於是,九歲不止是二年級,也會是發出「雨是不是雲不要的東西」如此大哉問的生態觀察家;面對老師斥責,「那是我的身體,又不是我的命」這樣的九歲偈,也叫人要在教室裡打起禪七來了。若果做個普查,大抵每位教師都能說出一長串這樣的小孩經,但穿過文學之眼,閱讀此經的水晶體,多了幾分虹彩。 輯一「師生的情意」,標題下得樸實,是凌拂與學生的情感帳簿,有盈滿收入,亦有惆悵折損。約五歲的阿丁,小小孩拉著阿媽縫衣線繞屋急走,凌拂說:「這不是上演英格瑪‧柏格曼的電影嗎?」直至進入法定師生關係,鬥法兼搏意志,一年後的結果是小阿丁自主運作「要將我換掉,他要找一個不要他寫字的二年級老師」。如此隆盛敘寫,簡直像大企業的暗潮較勁,快把我笑岔。也有催淚的,如九歲阿戍在上造詞課,「離,分離、離別……,離婚。」他狠狠地說:「啊,離婚這兩個字我聽到就恨。」 或因是山中僻遠,一個老師教三個學生,更能時空充裕地詳解彼此;所以凌拂的山中學童記錄,細膩、迴盪,每個孩子的心事總能對應出作家自己的某則生命提問。作家坦承執教之初,曾將孩子上課大嚼的麵包粗魯地一把打下。那麼,爾後什麼原因讓老師開始菩薩斂眉?依書中理路尋覓,最終還是孩子的天純,讓大人無法粗鄙霸權吧。也因此,我倒認為作家的師生深情,或者竟是作家老師自身受益更大哩;三十年的重複作業,不但不覺索然,反而能瞇笑雙眼,細數這個那個孩子的愛與傷。或許,書寫真是件不錯的職場倫理諮商。 凌拂也膽壯氣足地批判各式教育嘉年華兒戲,輯二「教學手記」有不少剴切直言;最有意思的,是幾篇火力猛的,炮口皆對準校長這個位階,她甚至現場連線般報導其對話:「校長扭頭就走,憤憤地說:『妳不要跟我說這個……』」三十年基礎教師的教育前線回報,或是一句「校長即校風」吧;顯然作家老師不打算本書僅是教育多情手記,亦是一聲教學跑道上的加油叫喊。 【2006/10/02 聯合報】 http://www.udn.com/2006/10/2/NEWS/READING/REA3/3540134.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